痛苦,是人生自由的一剂良药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最近和一个朋友见面,去年底她经历了一场感情风波,曾经的痛苦自怜,如今已能明显感觉到消散了许多。

我问她,如果你有选择权,你是宁愿这场变故依旧发生,还是希望它不曾出现?

她给我的答案是,依然希望它发生,因为尽管那时候非常痛苦,但是,她更喜欢现在有所成长的自己。

人生中的痛苦,无非就是生,老,病,死,爱别离,求不得,怨憎会。

有些人会把痛苦当作生活中的灾难,唯恐避之不及,但也有一些人,把痛苦视为一份包装丑陋的礼物,敢于借此获得新的生机。

01

生活中,很大一部分人追求的是一劳永逸,期望尽快抵达一个自在快乐,没有任何痛苦的终点,就像很多宗教里的信徒,一生渴求的都是踏入无忧无虑的天堂。

这种没有痛苦,安全舒适的体验,其实每个人都曾经历过。

那时候,你还是一个在母亲肚子里的胎儿,蜷缩在子宫里,被海水般的液体包裹着,周围黑暗,寂静,你很放松,也很舒适,你不需要有任何认知,也不需要有任何行动,那里没有寒冷,也没有饥饿,对你而言这是一个没有威胁,非常安全的地方。

在那样一个没有丝毫痛苦的地方,我们感觉到的是『自在』,可是,『自在』却并不等于『自由』——

你把自己依附于母体,不需要感知冷暖,不需要思考未来,更不需要做出选择,这同时也意味着你必须限制于这个确定而狭小的空间,身体不自由,心灵也不自由。

而当我们出生,降临到这个世界,不适感随之而来,我们呱呱大哭,我们开始有了认知,听到了不同的声音,看到了斑驳的光影,感受到了现实世界的冷暖。曾经安全的舒适区荡然无存,恐惧袭来,痛苦突然就成了一件很确定的事情。

然后,随着渐渐长大,我们会面临升学的压力,面临同龄人的竞争,要在这个社会找一个立足点,不适感,或者说痛苦,也渐渐变成了这个真实世界里的一种必然。

就像电影《黑客帝国》中,当主角尼奥被人类反抗组织的船长墨菲斯从虚假的世界中唤醒,来到了真实的世界之后,他就开始了对抗黑暗组织的征程。

这个过程当然不会像在虚假世界里那样安稳,确定,一切井然有序,但是尼奥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个痛苦的过程,因为在虚假世界里的舒适是一种假象,看起来安全,其实身体却被囚禁在一个箱体中。

他不希望被控制,他希望所有事情都由自己来做,自己判断,自己决策,自己做出选择,并且自己来承担这个选择的后果,这才是真正的『自由』。

无知即极乐,认知即痛苦,追求人生的自由,往往也意味着挑战痛苦。

因为思考会带来痛苦,所以大部分人为了不思考可以去做任何事情;因为成长会带来痛苦,所以很多人逃避现实变成了成人国里的巨婴。

其实,每个人都可以做出选择——

回避暂时的痛苦,自在地活在所谓的『舒适区』,还是追求自由,勇敢地踏入『认知区』。

02

之前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剧《西部世界》,讲述的是机器人觉醒的故事。

在这部美剧中,『西部世界』是一座巨型高科技主题乐园,里面有很多高度仿真的机器人接待员,用以满足人类游客在现实世界中无法体验到的欲望和刺激。

这些机器人接待员和真人没有太大的区别,他们也会有思维和情感,只是不像真实人类那样被大脑控制,他们的所有行为都是被代码所控制,每天重复地过着代码设定好的生活,而所有记忆也会在当天夜幕降临之际被清除。

每天对他们来说似乎都是新的一天,可是他们没有自由,更没有自由意志。

其中有一个叫梅芙的机器人接待员,因为受到另一个机器人的启示,她的代码程序发生了一些变化,所以她开始有了一些非常痛苦的记忆,这些痛苦的记忆让她不断地去发掘真相,认识自己,试图离开这个残酷的西部世界,获得自由。

而一手打造整个『西部世界』的福特先生也认为,没有痛苦,就没有意识的觉醒,他其实也期待着机器人的自我觉醒。

在《原则》这本书中,瑞·达里奥说——“ 

我会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体会痛苦的时刻,我不会感觉丧气或透不过气来,而是把痛苦视为大自然的提醒,告诉我有一些重要的东西需要我去学习。

而体验痛苦,然后探索大自然希望通过痛苦给我什么教益,开始成为我的一项游戏。这项游戏我做得越多越擅长,也就越不会对这些情况感到痛苦,同时思考,总结原则,利用原则获得回报的过程也变得越来越有收获。

我学会喜爱自己的痛苦,我想这是一种健康的视角,就像学会喜爱锻炼身体一样。”

当我在跟别人探讨问题的时候,我总是希望自己的观点得到拥护,一旦被否定,就会感到痛苦。

这时候,我没有接纳痛苦,而是在抗拒事实,这只会让我深陷自责却没有任何进步。

而当我转换一个新的视角,把体验痛苦当做一次提升认知的机会的时候,我就可以超越痛苦,有意识地学习和分析别人更好的思维方式,进而提升自己的思考深度,那么在下一次与别人交流的时候,我就可以不再受到类似痛苦的困扰了。

痛苦,是觉醒的开始,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
03

痛苦可以给我们带来成长的机会,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必须时刻活在痛苦中,更不是说我们要主动给自己制造痛苦。

在生活中,我们需要秉承一种直面痛苦的勇气,敢于放弃暂时的舒适。

之前有朋友很疑惑地问:

“思考,努力,提升认知,这些都会让人不舒服,感受到痛苦。人生苦短,我们为什么就不可以做一个追求舒适的人呢?这种很佛系的选择难道就不对吗?”

每个人的选择都来自于他自身的价值观,无所谓对错。

但是,这种不愿意思考,不愿意努力,看起来与世无争自得其乐的『佛系活法』,往往却适得其反。

吴伯凡老师曾说过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,日本有一种“穷忙族”,他们不愿意上学上班,也不愿意追求世俗的浮华,可是,为了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,这些“穷忙族”却要每天花很长时间游荡在地铁里捡垃圾,以此获得一点点的生活费。

这样的生活舒适吗?

就算你当下生活没有负担,在一个公司里做着一份安逸的工作,也没有过高的生活要求,可是,这个世界是在不断变化高速发展的,你的工作随时可能被别人取代,你能负担的平凡生活,也许某一天就会因为物价的上涨而变得遥不可及。

你所谓的舒适,因为外界的变化,显得脆弱不堪,随时可能被打破。

也许你还会狡辩说,那我可以不断地降低自己的要求,以获得那种舒适感。

可是,那种以降低自我要求换来的舒适,只会变得越来越不舒适。

就像一间混乱不堪的房间,你为了避免打扫房间的不适感和痛苦感,所以选择降低自己对房间整洁的要求,结果房间只会变得越来越乱,而你又进而降低自己的要求,这样就会变成一个恶性循环,你最后获得的不是舒适感,而是陷入一种持续的将就中。

所以,你在舒适上的懒惰,往往要付出一些代价。

其实,就算你已经财务自由,能够过上一种人人称羡的舒适生活,但是这时候处于『舒适区』的你,也未必能获得持续的快乐。

快乐是有高下之分的。

根据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,人类的需求呈现金字塔结构,底层的是生理需求,安全需求,再往上是爱和归属感需求,最顶端是自我实现的需求。每一种需求的满足,人类都能从中获得快乐,但是需求层次越高,快乐的持久度和愉悦度也会越高。

痛苦,是人生自由的一剂良药-胖豚网

你认为获得了很好的物质满足,寻求到了一种舒适的生活,算是一种快乐,但这只是一种消极的快乐,而这种快乐是很短暂的,体验多了就会腻,往往并不具有可持续性。

而你在直面痛苦,战胜痛苦的时候,就会有一种更为畅快淋漓的快乐,因为你满足了自己更高层次的需求。

就像一些健身爱好者,锻炼身体的过程并不舒适,反而会感觉到痛苦,但是一旦他成功地挑战了自己的极限,就会获得积极的更大的快乐,这不仅让他的健身更有成效,并且能够持续激励他行动,这就形成了一个正面循环。

直面痛苦,超越痛苦,往往也是认识自我,超越自我的一个过程,而人生的自由也会孕育其中。

04

心理学家梅兰妮·克莱曾说——

人类的经验不可避免地充斥着焦虑,痛苦,丧失和毁灭,人类必须学会面对生与死的极端。

生活是在寻找忍受冲突的办法,生活不是为了涅槃。

世界的不确定性,让我们明白,痛苦的感受在所难免。

在不同的人生阶段,我们必然会有不同的烦恼和痛苦。

当你是一个职员的时候,完成任务常常会遇到很多问题,这时候按时完成任务就是你的痛点;而当你升职成为一个经理的时候,因为认知和能力的提升,完成任务已经不构成你的痛点了,但是,如何处理与下属的关系又会成为你的一个新的痛点。

其实,当下的痛苦,是很难以当下的思维方式和能力去解决。

而如果你把痛苦当作一个觉醒的机会,去成长了,进步了,认知和能力得到提升了,那当你跳到了一个更高的维度,想要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和解决你的痛苦的时候,你会发现,那些原来的痛苦已经消失了,而新的生活正等着你面对新的问题。

痛苦也许是生活的背景音,但我们可以转换自己的视角,经由它,抵达幸福自由的生活。

著名产品人梁宁曾说,成就最高的那批人,他们还有一个比快乐更重要的天分——痛苦。巨大的痛苦,让他们无法停下来,当他不再痛苦的时候,也许他超越了,也许他就此平庸了。

生活中的很多事物,往往都是对立而统一的,就像自律之于自由,天真之于成熟,孤独之于伟大,还有痛苦之于幸福。

所有的痛苦都有意义,我们要做的,只是拆开丑陋的包装,发现里面暗藏的价值。 

人已赞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